何多苓

何多苓,男,1948年生于中国四川成都,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伤痕美术”代表人物。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研究生班,现居成都。20世纪80年代初,何多苓即以《春风已经苏醒》《青春》等作品轰动一时。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铜奖,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第22届蒙特卡洛国际艺术大奖赛摩纳哥政府奖。作品曾入选1982年巴黎春季沙龙,以及1986年在日本举办的亚洲美展。何多苓还曾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展,1994年参加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展,1996年参加上海美术双年展。作品为中国美术馆、福冈美术馆等海

  • 中文名:何多苓
  • 职位:
  • 所属协会:
  • 毕业院校:成都师范学院美术班
  • 地区:四川
  • 类别:油画
  • 朝代:当代
  • 画派:其他
  • 出生日期:1948

基本简介



何多苓 ,1948年5月生于成都,中国当代抒情 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1973年毕业于 成都师范学院美术班,1977年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学习,1979年入四川美术学院   何多苓 绘画系油画专业研究班,1982年毕业后在四川 成都画院从事油画创作,现居成都。1985年应 美国马萨诸塞州艺术学院邀请赴美讲学。

上世纪80年代初,他即以 油画《 春风已经苏醒》、《 青春》、 连环画《 雪雁》等作品引起轰动,成为塑造一个民族和集体形象的代言画家。1992年,其作品《今夕何夕》颠覆其一

艺术生涯



1984年 油画《青春》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获铜奖 1987年第二十二届 蒙特卡洛国际艺术展 摩纳哥

1988年中国---现实主义的深层(日本·福冈 美术馆)   何多苓的作品

1996年96 上海双年展(上海 美术馆);追昔·中国艺术展(英国·爱丁堡·水果市场 画廊)

1997年中国艺术展(捷克·布拉格·国家 画廊); 葡萄牙里斯本·国家画廊);中国肖像画百年(北京·中国 美术馆)

2000年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 成都现代艺术馆); 中国

艺术风格



在当代中国画坛, 何多苓是一位令人瞩目的人物。自1982年推出 油画《春风已经苏醒》以来,他不断有新作问世,画风悄悄地变化,形式、语言在逐渐完善,但他作为画家的面貌却是鲜明的,予人的形象是整体的。他被认为是具有杰出才能的现实主义画家。这现实主义,我想把它称作“哀伤而抒情”的。对, 何多苓正是这哀伤、抒情的现实主义 油画的代表人物。 何多苓作品集(17张)

现实主义,有各种各样的派系。批判现实主义、 社会现实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革命现实主义等等。 中国大陆的美术发展,自“五四”以来

个人观点



枪手

我当然想找个枪手了,但是找不到,因为我自己有时候都把握不住。现在有人帮我做底子,就是从做画框开始,然后把画布绷上,因为画的底子要做得非常细,要做四遍,每次都要用砂纸磨。除此之外,画面上形成的每一笔颜色都得我自己来,偶然性太多了,我自己都无法控制,我把画画的过程看得比结果更重要,这个过程,我不会去给别人享受。

拍卖

写实画目前还没有太前卫化的作品, 张小刚作品能拍出97万美元,那是创了新纪录的。目前中国 收藏家的审美趣味是喜欢非常写实的,而且要画得很细的那种。所以,实际上大量

社会评价



最有意义的艺术存在于一种具体的关系, 何多苓很多年都在试图进入这种一对一的   何多苓的作品 理想实践。正如 何多苓自己说的,“我的作品表现个体而非群体的人,”“我的画上几乎不会出现(或保留住)一人以上的形体。”

这个 绘画立场几乎使得他很难在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史中找到一个真正的位置。近二十年来的当代 绘画,都在画代表一群人的某一个“类”人,或者画一个人和集体的关系,这就是50、60后两代人以主题性和符号性为特征的人物绘画。70后一代的 绘画则是以自我为对象,进行寓言性的自我

个人事记



个展

1988年举办“中国—现实主义的深层”,福冈 美术馆,日本福冈。

1994年举办个展“ 何多苓”,中国 美术馆,中国北京。

1998年举办个展“ 何多苓”,山艺术馆,中国 台湾高雄。

1999年举办个展“ 带阁楼的房子”, 艺博画廊,中国 上海。

2005年举办“ 带阁楼的房子原作展”、“2005新作展”, 环碧堂画廊,中国北京。

2006年举办个展“忧伤的诗歌”,中国 美术馆(中国北京)、上海 美术馆(中国上海)、四方当代美术馆(中国 南京)。

作品拍卖



何多苓创作于1988年的 油画《乌鸦是美丽的》在今年6月亮相 荣宝斋(上海) 拍卖。这件作品无疑是此次春拍一件令人瞩目的作品。《乌雅是美丽的》这件作品的构图简洁异常:彝族少女处于画面中央,她的身后是遥远的地平线,一只乌鸦从她的头上掠过。也是 何多苓本人特别喜欢的一件 油画,作品是我们熟悉的何多苓作品传达出来的气息,画面唯美、优雅、神秘、感伤,也延续了他之前创作中鸟的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