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石

白雪石(1915.6.12-2011.4.22),男,斋号何须斋,北京市人,自幼习画,早年师从赵梦朱,后拜梁树年为师,1937-1948年期间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同时参加湖社画会和中国画研究会;后执教于北京师范学院、北京艺术学院,后在中央工艺美院任教,还兼北京山水画研究会会长;多次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等绘制巨幅国画;多次出国举办画展;他的山水画师宗北派,旁及南派,广采博取,兼收各类画种之精华,具有宋画之严谨,元画之轻快,水彩画之秀润,版画之纯净而具装饰美;其中尤以桂林为题材创作的青绿山水画最能体现和代

  • 中文名:白雪石
  • 职位:会长
  • 所属协会:北京山水画研究会
  • 毕业院校:
  • 地区:北京
  • 类别:国画
  • 朝代:近现代
  • 画派:京津画派
  • 出生日期:1915

人物简介



  【白雪石】 白雪石 (1915—2011) ,原名增锐,斋号何须斋;1915年生于 北京;自幼习画,早年师从 赵梦朱、 梁树年,研习 没骨花鸟和 山水画,传统功力深厚。1933年加入“ 湖社”。 1959-1964年曾任 北京艺术师范学院及北京艺术学院讲师。 1964-1984年先后担任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讲师、副教授和教授。

白雪石先生的老师梁树年 是山水画大家祁井西 先生的弟子。 祁井西(号松崖)是近代著名国画团体 松风画会的成员,以画风明快、气韵和润而闻名民国画坛。白雪石先生

人物年表



20岁-30岁

1915年

生于 北京   白雪石先生著作 山水画技法 1935 乙亥 20岁

从 梁树年先生研习 山水画。雪石先生为学习前人,常节衣缩食积攒余资,凑够高额的故宫门票所需,去故宫临习 范宽等宋、元各大家真迹。是年,始以雪石为号。

1936 丙子 21岁

同 梁树年先生及画友郭北峦在中山公园举办 山水、花鸟作品联展。 艺术才华初露,受到当年北平画界注目。

1937 丁丑 22岁

工笔花鸟《黄鹏荔枝》扇面作于是年。后致力于传统花鸟、 山水画

艺术风格



白雪石擅画 山水,无论是 黄山、 泰山及 桂林风景,都在他笔下洋溢着灵性及活力。他巧妙地运用石线,表花及浓而不浊的墨色烘托出青山绿水的明洁意境。他的作品清新俊逸,朴秀多姿,   山水画〈太行苏醒〉 题材广泛,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尤以 桂林为题材创作的青绿 山水画最能体现和代表白雪石的 绘画风格。他的一种独具风貌的 桂林山水画法被称为“白派山水”。

白雪石先生早年学 山水临习宋元,受北派山水影响较深,画风清健俊朗,严整明净。建国后开始注重写生,补上深入 自然、反映生活这一课。由于教学需

崭新漓江



60年代“文革”期间,正常教学与创作受到很大冲击,但先生抓紧一切机会奋力作画、写生,曾与 吴作人、李苦禅等为中央一些单位作画,并于1973年去 桂林旅行写生, 漓江之美给他极深 印象,开始了后来漓江系列作品的创作。在此期间,他埋头苦干积累了大量写生素材。 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形势令先生大受鼓舞,意气风发, 山水画创作登上一个新高度。1980年他被推为 北京 山水画研究会会长。

二十多年来,他以 桂林山水 题材为主动,创作了数量可观的作品,深受人民喜爱。他还以极大的热情和旺盛的精力为国家重

人物评价



作为一代 山水 绘画大师,白雪石在艺术上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正是源于这种精神,才有了白雪石在艺术上的巨大贡献,“我感觉父亲的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将传统 绘画和现代的生活结合起来,他生前一直致力于深入研究传统 山水的现代化,致力‘西洋绘画民族化,民族绘画现代化’的探索之路。他的 山水画师宗北派,旁及南派。因此他的作品既有宋画的严谨精湛,又有元画的轻快悠然,具备水彩画之秀润的同时又兼具版画的纯净与明快的装饰美感。” 白启哲说。

白雪石以其对艺术理想的真诚,执着追求创新,勇于突破陈旧语言陈式

主要作品



白雪石先生的代表作品有《早春图》、《 黄山松》、《 漓江一曲千峰秀》等;自1972年以来,为 中南海、 人民大会堂、 钓鱼台国宾馆等外事部门绘制巨幅 国画数十幅。

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展出,并为 中国美术馆等 博物馆收藏。

日本为之出版《白雪石匠作展》、《白雪石画展》等专集,有《 荣宝斋画谱· 山水部分》行世。并出版有专著《中国画技法》,与孙其峰、 黄均合著的《国画技法》。

白雪石写意山水画集

作者:白雪石 绘

出 版 社: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

作品赏析



  白雪石先生中国画作品 长江三峡 雪石先生 山水中的 漓江系列 山水,应该说是最能集中代表画家在传统 山水画革新方面突出的艺术成就的。综观其 漓江山水,无论其是雄浑浓重,或是秀润空灵,抑或是疏淡迷朦,无论是绝句式抒情小景,或是全景式长卷巨制,雪石先生皆能以其娴熟老辣的笔墨功夫运用浓、淡、干、湿、泼、破等不同墨趣、勾皴点染的不同笔情,恰到好处地挥写漓江晴、云、雨、雾中山光水影迷离的微妙变化。

形象的剪裁、章法的处置,繁简、疏密、虚实、主次的艺术处理,皆极其讲究而又能自然稳健毫无斧凿之